先声夺人:在乌克兰媒体战团队面前,俄罗斯媒体宣传团队就是垃圾和僵尸




两千多年以前,在黄河中下游发生的一次战斗中,一位将军通过大声吆喝扭转了战局,转败为胜,斩将夺旗。于是,那群人的子孙后代便为自己的语言增添了一个新的成语:先声夺人。


也就是说,口水之战,在两军交战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丝毫不弱于刀枪和火炮。

当然,我们每天通过大小屏幕关注的这场俄乌战争,交战双方声音的传播已经与两千年前大不一样。我们且不必码字解释古今传媒大战的区别,我们只看看双方在媒体战中的表现,很容易就会得出结论:乌克兰完胜了!


乌克兰的完胜,最主要的因素是抗击侵略,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正义性质。这个性质,不论大声说还是小声说,都是毫无争议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正是因为正义在自己这方,所以更要大声说话,让全世界的人(包括俄罗斯人)都尽可能地感觉战争的苦难,同时感觉到自己抗战的决心和战斗力。

奥列娜就是众多对着这个世界大声说话的乌克兰女孩,她领导着一个民间志愿团队,在社交媒体上与侵略者作战。同时应该指出的是,她来自卢甘斯克的传统俄语社区,是边界线那边那群人常说的被乌克兰人种族灭绝的同胞。


当然,这个团队所进行的工作,并不是在推特、油管、电报等媒体平台上吵架,这些媒体上的志愿者更多,奥列娜的团队也每天发布内容,但不是这个团队的重点。


奥列娜团队的重点是利用俄罗斯最流行的Vkontakte、Odnoklassniki和脸书,尽可能多地影响俄罗斯境内民众的情绪。


当然,这个团队发布的所有的文字和图片资料都是真实的,团队有专门的成员花大量的时间核实来自各方面的信息。


当然,这个团队的工作也得到了乌克兰国防部的支持,并且成为国防部编制内的一个部门。所以,奥列娜这个名字也是化名,不是她的真名,因为她和所有团队成员的身份都已经变成了战士。



这个团队一天二十四小时运行,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团队成员都至少拥有大学本科学历,在媒体运营、语言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字处理、视频和音频剪辑处理等方面都是行家里手。


团队的工作,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龙斯基在全世界主流国家和社会团体的演讲大不一样。总统先生的演讲为这个国家带来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真金白银,以及乌克兰难民在异国他乡的国民待遇。


奥列娜团队工作的重点是尝试影响俄罗斯国内普通市民的情绪。


当然,这个工作的难度,并不比泽龙斯基向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西方国家要资金和武器容易。


总统先生的发声渠道是畅通的,很多时候甚至是打破常规的。譬如前不久的联合国大会,就首次被允许通过视频的方式参加。然而,奥列娜团队的声音则经常被屏蔽,被删贴,被封号也是家常便饭。


当然,就效果而言,奥列娜团队的媒体战也经常遭遇挫折。


譬如,曾经有一段时间,这些年轻人向俄罗斯民众展示俄军对乌克兰平民的伤害。但是,他们很快就注意到,很多俄罗斯民众不但不感到难过,甚至会因此获得很高的快感,表现出相当的自豪。




后来,奥列娜团队转变策略,增加了战死俄军遗体的图片和视频内容。但是,团队很快发现,他们的受众并不为战争的残酷而受到震撼,反而更加冥顽不化,叫嚣核平乌克兰,报仇雪恨。


接下来,这个媒体作战小组再次改变策略,开始展示俄军生活的艰苦,指挥的混乱,装备的简陋,医疗和护理的缺失,乌克兰军民对被俘俄军士兵的优待,以及乌军战士对战死俄军士兵的同情和惋惜。


这个策略相当有效率!不但这些信息的受众开始变得正常了起来,反战评论越来越多,转发也越来越多;同时,网管也越来越宽容,不那么轻易删除帖子,封号也再没发生过。


当然,奥列娜团队也在和他们的上级部门,也就是乌克兰国防部保持着相当及时沟通和交流,同时也影响着整个乌克兰作战体系的上上下下。


现在的乌克兰人对俄罗斯这个昔日斯拉夫兄弟的愤怒已经没有战争初期那么强烈。在他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中,救赎已经成为主流:救自己,也救伤害乌克兰人的另一个斯拉夫兄弟!救全世界无辜的人们。


反观奥列娜团队的对手,也就是俄罗斯媒体战部队的表现,对乌克兰乃至全世界主流社会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所能表达的,除了编造谎言煽动仇恨,似乎没有别的动作。


譬如,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诋毁乌克兰抵抗者们都是纳粹,说乌克兰政府对乌东民众进行种族灭绝。当然,这个谎言,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国内的民众也已经不相信了,欧美民众从一开始就对此嗤之以鼻。




后来,他们又说乌克兰遍地同性恋者,俄军在乌克兰最大的功绩就是消灭同性恋者,保护传统价值观。这一点更没有任何杀伤力,和化粪池中冒的气泡差不多,人们都会远远地绕开。


同时,“出口转内销”在俄罗斯的媒体战团队中也经常使用。世界已经习惯了所谓法国资深记者、英国天主教教王、德国社会观察家等为俄罗斯站台,或者佐证乌克兰对乌东俄语社区的所谓迫害,或者见证刺刀下的所谓脱乌入俄共投,但是很快,伴随着这些所谓外国权威人士自身劣迹的曝光,这些高成本操作完败,烂摊子都没法收拾。

所以,在奥列娜眼中,她的对手简直全是垃圾,每一步都在给自己挖坑,每一步都踩在自己挖的坑里。

她说:“俄国媒体战参与人员做不出任何有趣的动作:没有幽默感,没有美感,没有痛苦,没有同情心。”

也就是说,奥列娜团队的对面,用僵尸俩字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关于这场全程被直播的战争,我们还将继续关注,一定还有更多可以聊的东东,欢迎朋友们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