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的布查小镇,美丽得让人泪流不止



最近,我总是莫名地流泪,而且总是止不住... ...

尽管我努力不再想那些恐怖的画面,可是布查小镇还是萦绕在我的心头,我觉得,如果不把这座小镇完整介绍给朋友们,我可能会很长时间睡不着觉的。

布查(乌克兰语和俄语Буча,英语Bucha),作为一个血液尚且有点温度的人,永远不应该忘记,尽管这曾经是一座非常非常普通的乌克兰小镇。

在行政管辖上,这座小镇虽然已经是一座和首都基辅市平起平坐的、高度自治的城市(City),但却分享基辅的很多服务,属于大基辅地区,如蒙特利尔西岛的很多城市一样。

侵略者攻破乌克兰边境线之前,有大约37000人在布查小镇常住,小镇有自己的镇庆日:9月13日。


布查小镇占地面积26.57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1400人,电话号码区号+380 4547。

这是一座相当美丽的小镇,布查河在小镇的南面流过,河南岸是伊尔平(Irpin)。在小镇的东南部,有两个很大的自然湖面,小镇上有十多个美丽的公园、三四家温馨舒适的旅馆、一家超市、一家购物中心、一所学校和一个博物馆。

小镇居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极限运动中心和意大利风味餐厅,以及南部近邻伊尔平的一些好玩的地方。


这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小镇,最早形成居民点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898年.

那时候,在遥远的东方,还有健康的人被人为变成残疾人(太监、小脚女人等),慈禧老佛爷应允光绪皇帝启动变法维新......

那时候的布查居民,都围绕着名为“布查河”的火车站建房子居住。当时的地名还不是布查(Bucha),而是雅布伦卡( Yablunka),后者是本地第一座制砖厂的名称,在19世纪波兰地理词典中记载,雅布伦卡距离基辅只有三十七俄里。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这里也曾经被德国侵略军占据。

1943年12月份,基辅光复,布查成为乌克兰第一军的司令部所在地,当时的司令官是Vatutin将军。

在2006年之前,这座小镇还没有市(city)的行政设置,在管辖权上,属于伊尔平市。2006年2月9日,小镇取得市(city)的资格。

上一个月,这座小镇整个变成了战场,成为基辅保卫战的最前线。

在这里,入侵者遭受了非常严重的损失,也许是为了报复,俄国军人对布查平民进行疯狂大屠杀,大屠杀的视频,是随乌克兰军人进入布查小镇的外国媒体拍摄的。


当然,如1938年在海参崴屠杀30万当地华人和1940年在卡廷屠杀22000多波兰人一样,对于布查小镇发生的屠杀,俄国人也是极力否认的,说视频中那些画面是摆拍的,俄军不但不曾杀害一个本地平民,而且还发放了大量的人道主义物资,帮助布查市民。


这种抵赖,可能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尽管现在根据3月31日之前卫星历史图像,俄军撤走后本地老百姓的叙述,以及国际人权观察员们的调查,这种屠杀,其实在俄军撤出前的三个星期就已经开始了。到现在为止,犯罪现场并没有被破坏,还在说人家散布假消息的那些人,可以自己去看看。


意大利媒体Il Riformista报导指,经InformNapalm调查,战争期间占领布查的,主要是由萨哈人组成的俄罗斯陆军第64独立摩步旅第51460部队。他们在占领布查期间,还曾在Twitter发布图片,所以,他们很可能就是那些肇事者。这支部队驻地位于俄罗斯远东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邻近俄中与俄朝边境。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大开杀戒,很多人都做出了很有参考意义的分析:报复、练胆、被敢死队胁迫等,总而言之,都是因为恐怖,因为对这个社区的极大不信任,毕竟他们自己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有些士兵很可能在交战中直接气化。


如果没有战争,布查是一个相当祥和而平静的小镇。2016年10月,小镇上的Yuvileiny体育馆通过欧洲权威机构的检查认证,2017年,这里举办了欧洲青年冠军杯足球赛。

从这座小镇走出了一位作家,他的名字是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Mikhail Bulgakov)。


这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俄罗斯族男子,长期从事医生工作,写了大量二战题材的书,最出名的著作是小说《大师与玛格丽塔(The Master and Margarita)》。很多文学研究人士说,这是苏联文学中最好的一部著作,作家在书中准确地预言了苏联的解体。这本书成书的时间是1928-1940年,1966-1967年期间在《莫斯科》杂志连载。小说的手稿保存在巴黎。

80年前,出生在布查的乌克兰俄罗斯裔作家就预言了苏联的死期,而现在,苏联都已经死亡快30年了,居然还有人还妄想复活苏联,还为此对平民展开大屠杀... ...

处于这样一个荒唐时代,如果不为此感到羞耻,简直妄来人世一遭。

如此美丽的小镇,我一定要去看看。我想,等我去访问的时候,那里一定会有一座大屠杀纪念馆。

我想,在那座纪念馆,为受难者默哀之后,我才能慢慢地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