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 第五十三章 金州

October 17, 2019

那个五色光幕降临的夜晚过去之后,石头就去找奶奶,说这是上天要留女真在这里居住下来,反正也没有明确的目标,不如先定居下来再说。

    奶奶啥话也没说,只让石头好好休息,保持好心情,一切顺其自然。

    其实奶奶知道石头那点小心思:还是怕向西走得太远,找不到回老家的路。

    “这娃娃,还不到二十岁,就像个六七十岁的老汉一样。”打发走石头,奶奶对完颜蒲剌说:“小朋友应该多一些好奇心,多一些冒险的勇气。”

    好好休息就好好休息吧。

    石头拉上爱江,胸前兜着自己胖乎乎的女儿忠夏,夫妇俩又玩起了与狼共舞的游戏,每天早出晚归,在贝加尔湖周围结交狼王,有时候索性睡在狼窟里。

    “娃他爸,看,忠夏在吃狼奶!”爱江的奶水早在刘家营时就断了,娃娃一直在吃百家奶和牲畜奶,现在,肉汤和面糊糊也作为辅食已经加了进去。

    哺育忠夏的那头狼王刚刚有两只狼仔被熊杀死了,忠夏模仿幸存的两头小狼嘬狼王的**,那狼王只温柔地看了看,舔了舔忠夏的小脚脚,也许是在鼓励吧。

    这个狼窟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动物挖出来的大约两米多宽,一米多高,三米多深的山洞,洞口被灌木丛遮掩,比较隐蔽。

    等忠夏吃狗了狼奶,石头轻轻安抚狼王,告诉狼王过几天再来看望,还会带一些干肉过来,狼王似乎有些抗拒,但还是让爱江把忠夏抱走了。

    那天晚上,爱江把一家三口的衣服都换了,又烧热水,全家都洗了澡。

    哄忠夏睡熟之后,爱江钻入大被窝,只稍微蹭了蹭,石头已经全无睡意,但又怕吵醒娃娃,两个人像做贼似的悄悄做起了运动。

    折腾了差不多两个时辰,爱江浑身几乎被汗水洗过,骨头都差不多散架了。

    “要不,去提亲,把完颜蒲剌娶过来?”爱江觉得下面又开始疼了,“我一个人还真伺候不了你,都丢了三次,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算了吧,她早把我忘了,听说和南面部落一个酋长的儿子好上了。”提起蒲剌,石头有些酸溜溜的。

    爱江没继续说下去,又抱住石头的脖子,含住石头的耳朵。

    石头又忍不住将那物缓缓送入爱江的桃花源,两个人极尽缠绵,不必细说。

    第二天,爱江走路的姿势很怪,可能昨晚运动量太大,肌肉有点拉伤,有些地方的皮肤也被磨破了。于是,两口子决定乖乖呆在营地,暂不出去召狼。

    做了两份荷包蛋,一碗鹅蛋糕,石头又去营地前面的小河里挑水。水烧热之后,石头又主动洗起一家三口的衣服来,衣服里沙子很多。

    也没有肥皂洗衣液什么的,很多污垢其实全凭慢慢泡,用木锤敲打,揉搓等程序才能去掉。浸泡这一步昨天晚上就开始了。

    在搓衣服的时候,石头的手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小颗粒,摸着很舒服,于是好奇地摸出来看。

    “金子,是金子!”石头大叫起来。

    “什么金子,不是都送到我肚子里了吗,这么快又来了,用手弄得吧,得赶快把蒲剌抢来......”爱江唠唠叨叨,叉着腿慢慢走来。

    那时候西北人前后鼻音分不楚,“金”和“精”发音几乎没啥区别。

    “你看,衣服里有金粒子!”石头拿着那金子给老婆看。

    “等等,先别倒水。”爱江天生爱财,对金子太熟悉了。

    两口子小心将衣服转入另外一只木盆,将这半盆污水端到储存很多水的木桶前面,轻轻左右晃动木盆,然后缓缓倾斜,将污水小心倒入大木桶内,木盆底部的泥沙里面又出现了不少黄澄澄的宝物。

    “那几个狼窟,在一座金矿上面......”石头兴奋地大叫,爱江赶紧捂住丈夫的嘴巴。

    “这事儿,还得告诉那几位完颜大佬!”石头觉得很不甘心,可是,凭自己家的力量开矿,那是不可能的。

    “先别急,我们再到处看看,然后再去找完颜们。”还是爱江考虑周全。

    接下来十几天,石头夫妇带着娃娃出去,一直没回营地,有人去告诉金兀术,怀疑这一家是不是逃跑了。

    完颜蒲剌首先肯定地说:“不可能的。”

    的确不可能,外面到处狼群虎豹,连道路都没有,全凭两条腿走出这荒蛮之地,简直不可想像。

    再说,这里还有赵大娘一家,有好几百族人,以及情人完颜蒲剌,石头这个软心肠的人,怎么可能放得下?

    十几日后,石头夫妇带着娃娃回到营地,立刻拉上蒲剌,去金兀术的小木屋内,一呆就是一整天。

    三日后,完颜蒲剌通知石头,晚上去完颜阿骨打的行宫大木屋,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石头赶紧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拿出母亲萧淑贤给自己画的辽国全图,将大辽西北招讨司周围的情况好好梳理了一番。

    完颜阿骨打兄弟认为在这里短暂休整之后回三江平原,以那里的老族人为基础,蚕食辽国土地,繁衍人口,再图灭辽。

    完颜宗望兄弟觉得,应该继续向西,征服西域各国,利用西域的人口和粮食供给,更容易实施东征灭辽的计划。

    两代女真贵族都说得很有道理,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

    “石头我儿,说说你的想法。”金兀术推了推石头。

    “要不这么着,长辈们看看行不行,”石头拿出母亲那幅地图,指指画画地说:“我们可以先通过婚配和征伐兼并这里的各个部落,在这里建一座城寨,然后南下占领镇州,经营大湖和镇州之间这一大片水草丰美的地方,派商队东西南北走走看看,然后再看东进还是西征。”

    这其实是个折中的方案,虽然不能让两派中的任何一派满意,但是两派也都拿不出更能接受的方案,于是决定采用石头的方案。

    这一带的布里亚特土著部落规模都很小,大一些的也不过一两千人,所有的土著人口加起来也不到一万人,而来这里避难的女真人,党项人和汉人合起来有差不多五万人,女真人占大多数。

    所有这些骑士团各民族都能听懂说出来的语言是汉语,于是,汉语自然而然成为这个政治势力共同的语言。经过一段时间,这里的土著部落也逐渐学会了一些简单汉语表达方式。

    从东南方来的这些人,很快就在贝加尔湖南面一大片无主空地上建起了方圆十里的夯土城,并在城里盖起木屋,城中间开辟出一大片地方作为市场,用于族人内外之间交换贸易。

    几乎所有的布里亚特部落都通过联姻的方式成为女真的一部分,很多土著直接参与了新城的建设,并且搬到城里居住。

    因为懂一些营造,赵大娘成了这座城市的总设计师和建筑师,完颜蒲剌,兵娃,黑娃,爱江几个年轻人担当起了技术员的工作,石头当了总包工头。

    在石头的强烈要求下,所有的工程都通过召投标的形式来做,从夹山和临湟府运来的金银绸缎和铜钱总算有了用处,大家积极性非常高,连晚上都不休息,反正总也不黑的夜,睡又睡不着。

    赵大娘想给完颜阿骨打建设一座高大的石头房子作为皇宫,于是带着一帮年轻人围着贝加尔湖找石材,没想到找到一座金矿,成片成片的狗头金混在沙子里面。

    于是,这里被开辟为矿场,等城市基本上建好的时候,金子也挖出来差不多一千多两。完颜贵族们决定,将新建的这座城市命名为金州。

    金州城的建设还在继续,完颜宗望和完颜宗弼两兄弟就已经开始征服周围的部落,很快就收服了南边蒙兀族叫做合不勒的大部落,部落中一个名为孛儿只斤的青年人成为完颜蒲剌的丈夫,并在成婚五个月后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眉眼长得很像石头:深眼窝,蓝眼珠,长而翘的睫毛。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4671 Notre-Dame Ouest

Montreal, QC, Canada, H4C 1S7 

Telephone in Store: (514) 488-4041,514-935-2226

info@accophoto.com

Monday

12:00 -17:30

Tuesday

10:30 - 17:30

Wednesday

10:30 - 17:30

Thursday

10:30 - 17:30

Friday

10:30 - 17:30

Saturday

12:00 - 16:00

Sunday

Closed

Please reload